<form id="z5zvb"><form id="z5zvb"><th id="z5zvb"></th></form></form>
<form id="z5zvb"></form>

        <form id="z5zvb"><nobr id="z5zvb"><menuitem id="z5zvb"></menuitem></nobr></form>

              <address id="z5zvb"></address>

                  <address id="z5zvb"><nobr id="z5zvb"><meter id="z5zvb"></meter></nobr></address>

                  <form id="z5zvb"><nobr id="z5zvb"></nobr></form>

                  2020年04月08日 來源:當代廣西網 作者:何成學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體 減小字體

                    當前,疫情防控形勢出現了積極且穩定的變化,亟需轉變思維適時調整疫情防控之策,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應當統籌考慮疫情防控和全面恢復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必須“兩手抓”,不能“一刀切”。但在實踐中,一些地方、部門和黨員干部在中央三申五令要求糾正的背景下,仍不斷出現各種形式的“一刀切”現象,應當引起重視和思考。

                    一、“一律勸返”等簡單偏激的做法,違背科學和法治,必須糾正

                    在全面依法治國的框架內,要奪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雙勝利”,就必須更加重視法治的保障作用,使各項工作始終行駛在法治的軌道上。疫情之下如何正確應對非常時期的非常做法,對管理者和被管理者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為被管理者,應該規范自身行為,積極配合疫情防控舉措。作為管理者,也應該規范自身的行政執法行為,在疫情防控中要依法精準施策,諸如“一律勸返”“鎖死家門”等簡單偏激的做法,沒有尊重和保障基本人權,違反了現行法律法規,容易帶來消極影響。

                    一些問題應當引起我們深思:一是疫情防控舉措要合乎法理和中央精神。“一律勸返”等超出必要和限度的防控舉措,違背科學和法治,不符合中央精神和要求,還對形成全國一盤棋,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產生副作用。對此,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表示:“這些措施超出必要和限度,影響公民的合法權益和經濟社會的正常運行,既不合法,也不合理。”這一表態,對于糾正一些地方的不當做法,可謂及時有力。二是防控措施要有人文關懷,不要讓抗疫英雄流汗又流淚。各地政府應當吸取個別地方對援鄂志愿者、援建者回鄉勸返和收取隔離費的教訓,在對援鄂志愿者、援建者的回鄉安置上,多一些智慧和精細化管理方法,要用足科學手段,給疫情防控“英雄”多一些溫暖,而不是選擇懶政,給疫情防控貢獻者心里添堵。三是抗疫志愿者和援建者被勸返的冷遇,提醒有關部門工作要做到有備無患。工作措施“有備”,就不能“一律”了之。如果地方和防控部門只簡單出臺“一刀切”的防控之措,不對其他應予保障的例外情況給出處理預案,不對“一刀切”極端做法的效力作出空間、時間以及特別情況下的限定,就是一種懶政;如果相關方面已向防控部門提出志愿者安置等特別需求,防控部門卻聞之未動,無疑是失職。

                    二、5萬輛共享單車被“一刀切”扣押,折射出一些地方和部門在社會治理中的不足和缺陷

                    疫情是一面鏡子,是對社會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容易放大社會治理中的不足和缺陷。洛陽5萬輛共享單車被“一刀切”扣押,不僅給防疫和民生制造不便,而且使得共享單車企業“進退兩難”。這樣的執法行為,應三思而后行。從管理角度來看,洛陽相關部門是出于更好防疫的想法,要求企業及時高效消殺,讓市民放心安全騎行,這是對防疫工作的負責。但從治理能力來看,推動企業復工復產是對政府相關部門治理能力的大考,要求政府相關部門嚴格落實分區分級精準防控策略,加大對企業復工復產的幫扶力度,優化政務服務,及時協調解決企業復工復產中遇到的實際問題,而不是簡單粗暴地一扣了之。再者,從科學防疫角度看,這種過度預防之舉并無必要。特別是在復工復產人員活動增多,共享單車更為急需的當下,我們的公共管理應當與之相適應,而不宜以“一刀切”的方式一扣了之。

                    與此同時,以管理不到位為由扣押車輛,并非最好的督促整改方式,由此要求企業退出經營,更是過于簡單粗暴。當下,對于共享單車這種安全系數較高的出行工具,政府相關部門應當給予更多關注與幫助。如果一些共享單車企業因為復工不到位導致管理和消殺不到位,相關部門可以給予合理的整改期限,在當前特殊背景下,更應當想方設法幫助企業做好消殺工作。再者,只留一家既不能保證管理上能一勞永逸,甚至還可能會出現“洛陽車貴”的局面。

                    市場亂象當然應該管理,但“現代治理”的具體操作,應當是建立在合規合法的基礎上,合理平衡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否則就會出現“好心辦壞事”,導致“一管就死”的多輸局面。

                    三、疫情防控下的復工復產之措,既要克服“一刀切”嚴管下的 “玻璃門”現象,又要避免“一刀切”放松帶來防控隱患

                    在疫情防控背景下,復工復產之舉既要慎重,又不能簡單粗暴搞“一刀切”。如果審批程序過于嚴格,一味進行“一刀切”嚴管,就會拉長企業復工復產的進度,甚至會出現“玻璃門”現象;如果審批程序過松,企業復工復產進度是快了,但疫情防控隱患和漏洞卻大了。

                    當前,企業復工復產的“玻璃門”現象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一些地方的企業復工復產申請審批程序繁瑣。據《人民日報》披露,2月上旬,有些地方的農資企業復工要蓋21個公章,2月中旬,西部地區的一家企業復工復產要七八個部門審核、蓋9個公章。更有甚者,有的企業在被層層審核之后,復工復產仍遙遙無期。為此,《人民日報》痛批,別讓形式主義擋住復工復產路。二是企業復工復產所需材料供應緊缺。以建筑業為例,一方面,因各地企業復工審批條件不一,導致原材料供給不足;另一方面,部分地區交通運輸尚未完全恢復,給物資調度和運輸造成極大影響。對此,3月17日的《人民日報》指出,“無米下鍋”導致企業難以全面復工復產。三是用工返崗難。由于疫情防控,用工返崗人員流動比較困難,有的地方務工人員因為強制居家隔離無法到崗,有的返崗者出門、進城需兩次隔離。以上三大因素制約了建筑企業的復工效率,為此,3月11日的《經濟日報》發出“建筑業復工復產不應搞‘一刀切’”的強烈呼聲。

                    景區開放等盲目跟風增大了疫情防控隱患和漏洞。“零增長”不等于“零風險”,“低風險”不等于“沒風險”。旅游業所帶來的人員聚集,會對社會生活形成全方位的牽引,比如,交通、購物、餐飲、住宿等各個環節,都會因為景區的開放而被傳導和帶動。所以春光雖好,但安全是一切游園活動的前提。只有陸續開放,才能做到有序、可控;各地一擁而上,必然導致各個鏈條的全面吃緊。為此,3月18日文化和旅游部產業發展司強調,景區開放避免“一刀切”,實施精準有序開放。

                    四、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有責任擔當之勇和科學精準防控之智

                    當前,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既要有責任擔當之勇,又要有科學精準防控之智。沒有防控責任擔當之勇,就會出現畏懼疫情、臨陣退縮問題;只有防控責任擔當之勇,沒有科學精準防控之智,就會出現簡單化地“一關了之、一停了之”“一堵了之、一斷了之”以及“一律勸返” 等“一刀切”的過激防控之舉。

                    縱觀疫情防控中的種種“一刀切”怪象,可從以下幾個方面賦予科學精準防控之智:一是要堅持科學防控、精準施策,統籌推進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產。要科學研判疫情形勢,根據各地情況,采取科學的方式,因地制宜地制定政策,平衡防疫與發展經濟,對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嚴守實事求是的原則,該控則控,絕不怠慢,但對于發展經濟過程中不該控的環節,則不能搞“一刀切”的政策。二是要全面把握疫情防控的目的,避免防控行為偏激。疫情防控的目的既在于人,也在于最大限度地減少社會的損失,如果教條地搞“一刀切”的禁止,就會背離疫情防控的初衷,也會減少疫情防控工作的公眾理解度和配合度。三是要用嚴格的執法程序約束簡單粗暴的防控行為。疫情防控要堅持依法防控,“一律勸返”、“鎖死家門”、湖北籍就業歧視、“一刀切”扣押共享單車等防控措施超出必要和限度,影響公民的合法權益和經濟社會秩序的正常運行,要堅決摒棄,我們要做到隔絕病毒不隔絕同胞,更不能隔絕文明與法治。

                    (作者系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光明日報光明理論專家,中共廣西區委黨校馬克思主義研究基地辦主任、研究員,自治區黨員干部現代遠程教育管理辦公室黨史顧問,廣西民族工作咨詢委員,廣西黨史特聘專家)

                  掃二維碼,手機閱讀本文
                  編輯:李華新
                  分享
                  首頁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