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5zvb"><form id="z5zvb"><th id="z5zvb"></th></form></form>
<form id="z5zvb"></form>

        <form id="z5zvb"><nobr id="z5zvb"><menuitem id="z5zvb"></menuitem></nobr></form>

              <address id="z5zvb"></address>

                  <address id="z5zvb"><nobr id="z5zvb"><meter id="z5zvb"></meter></nobr></address>

                  <form id="z5zvb"><nobr id="z5zvb"></nobr></form>

                  2020年04月08日 來源:當代廣西網 作者:何成學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體 減小字體

                    綜觀疫情防控以來的情況,疫情防控中的“一刀切”現象在不同時段和地方出現不同的表現形式,大致可分為三大時段:2月中旬前后嚴管中的“一刀切”,2月中下旬統籌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產恢復經濟秩序中教條式的禁止和限制,3月上中旬疫情防控下全面恢復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新“一刀切”怪象。具體來講,3月上中旬疫情防控中的新 “一刀切”怪象,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一、呆板地采取“一律勸返”類措施

                    這種“一刀切”怪象有多個案例披露引發關注。一是據3月3日《中國紀檢監察報》披露:少數湖北籍人士遭受“特殊待遇”,疫情期間從未去過湖北的武漢籍人員被要求隔離、飛機拒載身份證號“42”開頭的乘客、湖北籍租戶密碼被凍結。二是3月5日的《新華每日電訊》披露:被河北慈善聯合基金會授予“援鄂勇士”“最美逆行者”稱號的李金斗回鄉被勸返。三是3月5日的《人民日報》披露:援建火神山醫院的建設者回家被勸返。

                    以上多個“一律勸返”措施,缺少“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靈活性,比如,并非所有身份證號“42”開頭的人都在疫情期間去過湖北,簡單粗暴地“一刀切”式防控,屬于典型的教條主義做派。事實上,中央多個部門已三令五申要求糾正“一堵了之,一斷了之,一律勸返”的做法,這是一個基本的防控態度。還必須指出的是,我們要嚴防的是病毒,防控疫情應當兼顧溫情,有抗疫貢獻志愿者回鄉被拒之門外,對疫情期間從未去過湖北的武漢籍人員的“特殊待遇”,這些都是典型的防控政策執行教條主義和形式主義,既寒了抗疫有功人員的心,也傷害了湖北人民、武漢人民的感情,有悖于科學精準防控的要求。對此,《人民日報》發出強烈聲音:“粗暴勸返志愿者,不是‘硬核’是硬來”。

                    二、洛陽5萬共享單車被“一刀切”扣押

                    據3月9日的《檢察日報》披露:隨著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洛陽不少企業逐步復工復產,街頭的共享單車成了不少市民外出的選擇之一。但最近,不少洛陽市民發現,街面上的共享單車沒了。據3月5日《大河報》報道,原來洛陽市城管部門以共享單車企業管理不到位、消毒殺毒不及時為由,將5萬余輛共享單車集中扣押在一處停車場,市民可騎行單車數量驟減,給出行帶來了一定困難。對此,不少人質疑,洛陽5萬共享單車被“一刀切”扣押,誰在添堵?

                    疾控中心專家認為,從疫情防控看,騎共享單車的安全指數僅次于駕駛私家車,所以在疫情期間,不少市民選擇共享單車出行,特別是各地逐步復工復產后,對共享單車的訂單量激增,為防疫作出了不小的貢獻。當然也要看到,共享單車行業在逐步復工之時,和很多企業一樣,也面臨人員難聚齊、員工出行不便、防疫物資緊缺等普遍性問題,要求共享單車行業管理上達到更合理更科學水平,也需要一步步來。城管部門以不到位為由“一刀切”式扣押車輛,并非最好的督促整改方式。尤其眼下,考慮到復工復產人員活動增多,共享單車作用不可輕視。為此,3月9日的《檢察日報》發聲表態:“復工復產正忙,共享單車管理不能搞‘一刀切’”。

                    三、疫情防控“一刀切”致使建筑業復工復產困難重重

                    據3月13日的《農民日報》披露,3月10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全國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在建項目共19.25萬個,已開復工11.19萬個,開復工率僅為58.15%,且僅有15個省復工率超過50%。有關調查情況表明,建筑業復工復產難,首要因素是疫情防控措施使“人流”“物流”不匹配。一方面外地員工回不來,另一方面原材料進不來。其次,審批環節過于繁瑣。抗擊疫情之下,有的地方的奇葩證明又回來了,“九龍治水”也回來了。這種“九龍治水”多頭操作的方式,一旦將來出事,相關部門的確是把責任分攤了,可是企業也更折騰更困難了。再次,建筑企業自身承擔的壓力過大。為了避免承擔責任,一些地方傾向于將復工后可能出現問題的責任,一股腦推給企業。比如,有的地方將疫情防控工作納入住建領域市場主體信用評價之中,明確造成1人以上疫情確診即定性為重大安全事故;有些地方規定,如果復工,員工有一個確診,不僅要算工傷,而且整個工廠都得隔離,隔離期間工資、社保照付,確診員工醫藥費也由企業承擔。還要求員工寢室要一人一間房,宿舍不夠要去包賓館,加上口罩、消毒液等各種防疫物資費用,使得有的企業復工的花費比停工損耗還要大。為此,3月12日的《經濟日報》發出“建筑業復工復產不應搞‘一刀切’”的聲音。

                    長期以來,我國建筑業在吸納農村轉移人口就業、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和維護社會穩定等方面發揮了顯著作用。可以說,建筑業復工復產事關重大。目前,我國從事建筑業生產的職工大概有5000萬,但由于建筑業生產具有流動性、長周期、人員密集等特點,導致在疫情防控嚴厲舉措下復工復產困難重重。對此,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明確表示禁止搞“一刀切”。各地各有關部門應當積極應對,要實事求是制定建筑業分類復工復產方案,分區分級有序推動工程建設項目復工復產;要避免簡單化地設置審批條件和人為提高復工復產門檻,積極推動防控達標企業有序復工。

                    四、一些地方的景區開放盲目跟風“一刀切”

                    據中國經濟網3月2日披露:最近包括杭州西湖景區,北京香山公園,南京夫子廟、玄武湖景區在內的多處景區景點恢復開放。四川、浙江、山東、甘肅等地景區也將陸續恢復開放。然而,有的景區在恢復開放之后,因為游客數量激增,人流聚集,也給疫情防控帶來了較大挑戰,其中,河南寶泉旅游度假區在3月8日采取“女士免門票,男士門票半價”促銷手段,導致“現場排隊擁擠不堪”,對疫情防控造成不利影響。還有的景區重新開放后又出現新煩惱——防護成本大,接待要求高,客人卻沒多少。為此,有專家呼吁“景區開放應避免盲目跟風”。

                    在我國疫情防控形勢出現明顯好轉和企業復工復產的背景下,景區陸續開始有序開放,這是大勢所趨。同時,旅游關乎人們的生活品質,特別是疫情期間長期居家隔離之后,人們希望通過旅游走出疫情的陰影,回歸正常生活。從這一意義上說,各地景區的適時開放,不僅有助于滿足人們休閑旅游的消費需求,而且還適應了當地疫情防控的實際,倘若仍教條地堅持“一刀切”式“封閉管理”,就不符合“分區分級精準防控”的要求。然而,景區等公共場所有序開放,并不意味著疫情已經結束,現在還不是人們任意“撒歡”“放飛自我”的時候,仍需要繼續做好科學有效的防護,特別是在景區等公共場所,游客密集,人員復雜,不易追溯,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疫情擴散的后果。對此,文化和旅游部明確提出,景區開放要嚴格管控、有序開放、因地制宜、科學復工。中國旅游景區協會副秘書長周莉媛也提醒:“疫情防控仍是景區當前的首要任務,景區開放一定要符合各地防控要求,遵循有序受控的原則,在確保疫情防控到位,確保游客員工安全的前提下,依各景區的自身條件有序開園,不跟風,不搞一刀切。”

                    (作者系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光明日報光明理論專家,中共廣西區委黨校馬克思主義研究基地辦主任、研究員,自治區黨員干部現代遠程教育管理辦公室黨史顧問,廣西民族工作咨詢委員,廣西黨史特聘專家)

                  掃二維碼,手機閱讀本文
                  編輯:李華新
                  分享
                  首頁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