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5zvb"><form id="z5zvb"><th id="z5zvb"></th></form></form>
<form id="z5zvb"></form>

        <form id="z5zvb"><nobr id="z5zvb"><menuitem id="z5zvb"></menuitem></nobr></form>

              <address id="z5zvb"></address>

                  <address id="z5zvb"><nobr id="z5zvb"><meter id="z5zvb"></meter></nobr></address>

                  <form id="z5zvb"><nobr id="z5zvb"></nobr></form>

                  2020年03月25日 來源:廣西日報 作者:袁 琳 梁 萍 王華新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體 減小字體

                    馬錦林教授(前)與團隊成員在泰國查看油茶種植情況,傳授養護技術。

                    廣西油茶在泰北“金三角”地區成功替代罌粟以及與越南合作取得成效的情況,在本報和國內主流媒體,以及東盟華文媒體廣泛傳播后,受到有關部門和外國同行的高度重視。記者就此采訪了廣西林科院副院長、油茶科研團隊負責人馬錦林。

                    記者:廣西油茶在泰北“金三角”地帶成功替代罌粟,已經走過10多年歷程。請介紹一下這個項目的實施背景。

                    馬錦林:泰國、老撾、緬甸三國交界的“金三角”地區在歷史上是罌粟種植區,是世界毒品的主要來源地之一。

                    20世紀90年代,大毒梟坤沙與泰國政府和解后,泰北農民開始在生態惡化的山地上種植稻谷、玉米等糧食作物,產量不高,勉強自給。他們也嘗試種植水果、咖啡、大豆等經濟作物,無奈山高路遠,難找客商前來收購。泰國皇室詩琳通公主在與中國駐泰國大使接觸中了解到,油茶具有保持水土資源和增加經濟收入的雙重價值。之后,她一再到廣西考察,大力推動引種中國油茶。

                    泰國皇家猜帕塔納基金會2005年向中國外交部提出“金三角”地區油茶替代罌粟種植計劃,我國外交部通過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由廣西林業局(原廣西林業廳)委托廣西林科院具體與泰方對接實施。此后,廣西林科院先后向猜帕塔納基金會贈送三批岑軟系列油茶良種(共計2500公斤種子和42000株苗木),同時提供技術服務,指導完成油茶造林8000多畝。造林7-8年后,油茶林進入盛果期,當時茶籽產量曾達到廣西同等水平。

                    之后,由于培育技術水平低、管理粗放、投入不足等原因,茶籽產量急劇下降。為解決當地油茶林產出效益低的問題,鞏固油茶替代罌粟種植的前期成效,2017年廣西林科院依托國家林草局東盟林業合作研究中心向外交部申報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專項基金項目(下簡稱瀾-湄項目),獲得立項支持。油茶替代罌粟項目有了新平臺支撐,中泰油茶交流更加緊密,互動更加頻繁。同時,這一瀾-湄項目按計劃也在越南實施,深化了中越油茶合作。

                    記者:“金三角”地區油茶替代罌粟種植計劃和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專項基金項目先后實施,主要取得什么成效?

                    馬錦林:取得的成效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油茶種植區域從亞熱帶成功南移到了熱帶。油茶在溫度更高的泰國生長更快,結實更早,部分樹木可一年兩收,油茶籽品質和含油率與廣西沒有明顯差別。據泰方介紹,“5萊”(約合12畝)油茶林的干籽最高年產量曾達到947公斤,但是這樣的產量維持時間不長。瀾-湄項目實施期間,項目組篩選出了一批適應當地氣候環境條件的油茶優良單株,指導當地農戶利用這些優良單株開展種苗繁育和低產林改造,為泰國油茶林產量提升和產業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二、油茶替代罌粟逆轉了“金三角”生態惡化狀況。罌粟種植地力消耗大,土壤養分下降快,種植罌粟的山民需不斷砍伐森林開墾新地,致使當地森林面積減少,水土流失嚴重,生態環境急劇惡化。自從種下油茶等經濟林木,泰北山區植被得到恢復,生態逐步好轉,得到當地政府和民眾的一致認可。現在,油茶基地及其周邊一帶,很難看見成片裸土了。

                    三、油茶替代罌粟幫助泰北山區農民脫貧致富。泰國引進中國油茶在皇室土地上種植,油茶成活后按每戶“5萊”(12畝)面積分給當地村民管護,每月由基金會付給管護人1250泰銖報酬。油茶有收成后,再按每公斤茶籽25泰銖回收。這套固定報酬與浮動收益相結合的扶持機制,使油茶成為當地農民的一項穩定收入和新的經濟支柱。

                    四、中國油茶成為“一帶一路”南向通道的亮麗風景。原本不產油茶的泰國,皇家機構與中方合作開展油茶種植和茶油研發,已經生產出茶油系列產品。油茶替代罌粟在泰北實現社會效益、生態效益、經濟效益三贏,對于“中國油茶”“中國項目”“中國專家”,當地群眾有口皆碑。廣西日報記者隨廣西林科院油茶團隊前往泰國現場調研后,于2019年5月26日廣西日報頭版頭條重點報道,引起國內外主流媒體廣泛關注。泰國、緬甸、老撾、柬埔寨、印度尼西亞等國影響力大的華文媒體紛紛轉載,吸引更多東盟國家專業團隊到訪泰北山區。據介紹,一年有數千到訪者,無不留下深刻印象和良好評價。同時,到訪廣西參觀油茶基地、考察茶油加工、學習取經、尋求合作的東盟國家訪客也越來越多。

                    記者:油茶替代罌粟種植計劃和瀾-湄合作項目在實施過程中,遇到什么困難和問題?

                    馬錦林:遇到的困難和問題主要有三個方面。

                    一是項目實施年限過短,缺乏穩定持續的資金支持。2005年中泰合作實施“金三角”地區油茶替代罌粟種植計劃,項目完成之后,后續服務一度中斷。由于缺乏技術指導,泰北油茶基地總體上還是粗放管理,平均單產較低,亟須提高科學管理水平。到了2017年,瀾-湄合作專項基金項目啟動,“金三角”地區兩個油茶基地重新得到廣西專家的技術指導和相關支持,在產量提高、品種選育、產品加工等方面漸見成效。為期兩年的瀾-湄項目結束后,科技支撐怎樣連續跟進又成了亟待解決的問題。

                    二是溝通協調機制不夠完善,合作渠道有待拓寬。目前項目主要與泰國皇家猜帕塔納基金會合作,當地政府和其他企業的參與度較低,油茶良種和先進栽培技術的推廣亟待進一步拓寬渠道。

                    三是東盟國家茶油生產和出口潛力大,尚未建立面向中國的穩定銷售渠道。目前東盟國家茶油消費量較低,但泰國、越南、老撾等國發展油茶產業具有優越條件和廣闊空間。隨著油茶種植面積擴大和種植技術提升,下一步泰、越等國有望具備規模化的茶油出口能力。目前我國食用油自給比例約占1/3,另外2/3需要依賴進口。中國與東盟國家在油茶產業方面優勢互補,合作空間十分廣闊。

                    記者:作為油茶科研團隊領頭人,您對中國與東盟國家在油茶產業方面進一步加強合作有什么建議?

                    馬錦林:我們的建議主要有三條。

                    一是建議繼續安排油茶瀾-湄項目二期給廣西林科院,讓需要較長周期持續實施的油茶替代罌粟項目大見成效。

                    二是建議開辟政府層面的合作管道和機制,引導更多的泰國和中國企業積極參與,進一步拓展泰國油茶產業的發展空間。

                    三是建議未雨綢繆,搭建管道和平臺,讓泰國、越南生產的茶油及相關產品更便利地出口到中國市場來,填補我國食用油缺口,增強糧油安全保障。

                    四是建議將廣西油茶種植的經驗和模式進一步推向老撾、緬甸,特別是靠近泰北的“金三角”地區。

                  掃二維碼,手機閱讀本文
                  編輯:李華新
                  分享
                  首頁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